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家 的博客

本博文均为原创,请斟酌一二
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人鬼对话系列(四)

2016-10-25 22:05:20 阅读37 评论0 252016/10 Oct25

浮士德的烦恼

坐在书桌旁边,习惯性地打开书页,但是,心思却早已远去。像我等书呆子,思考的东西当然是上档次的。比如,今晚,我就思考起善与恶的问题。今天上午,看到两则新闻。一则新闻说的是一个巨富,兴教育,济贫困,想方设法做尽好事。看的我热血沸腾,拍案而起,大叫:“至善矣!”恨不得生子当如此巨富——近可光宗耀祖,远则名垂青史。另一则新闻却是说一个拐卖儿童案。一个家族老老少少大约有近十人,在一两年的时间里,先后拐卖儿童数十名,他们有的负责偷或者拐,有的负责联系买主,有的负责卖,还有的负责转运,造成十多个家庭家不是家,每个家庭简直是度日如年,虽然活在世间,却如人间地狱。

今晚,坐在书桌旁,又想起上午看到的那则拐卖儿童新闻,我不禁怒极,大叫:“行恶至此,天理难容!该杀!该杀!”

“杀与不杀,是你能说了算的吗?”一个声音,突然从一个角落传来。这声音,略带沙哑,且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陌生感。

我忙转过身,看到一个老者,70岁左右,清瘦而长,肤色偏白,脸上带有菜色,穿一身黑色西服,笔直站立在门口,含着笑,目光灼然地望着我。

“你老人家,是不是姓阎,是不是从——”尽管以这种装扮出现在我面前,让我感到有点意外,但是因为有以往的经历,我就觉得是老相识了,于是也笑着指了指地下。

他有点愕然地看着我,然后,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,大笑起来:“NO,NO,NO,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他。我来自——”,他用手向天空方向指了指。

我大吃一惊,如果他来自天上,那不上帝,又能是谁呢?

看到我吃惊的样子,他又笑了,连忙说:“你又想错了,我也不是上帝。天上和地下,神鬼殊途,但却不单单只有阎王和上帝。”

作者  | 2016-10-25 22:05:20 | 阅读(3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小熊(一)

2017-6-25 18:47:16 阅读13 评论0 252017/06 June25

(一) 成为家庭新成员

是的,我叫小熊。

我不是熊,是一条狗。按照人类对狗的分类,我归属比熊类。既然是比熊,说明我体形不大,甚至用“很小”来形容。当然,浓缩的都是精华,我从没有因为我的个头小,就耿耿于怀。

给我起这样的名字,只能说明主人是个率性的人,不太讲究。给我命名的那个场景,尽管已经过去快一年的时间了,但我仍牢牢记得当时发生的一切——它已经深深印进我的狗脑里,且在我狗生之年永不忘记。

当时我尚年幼,刚出生大约有3个月,尚处于懵懵懂懂的年纪。一个秋日午后,天朗气清,主人一家三口到了我临时居住的宠物店。我从有记忆那刻起,就住在一个小笼子里,是一种小的连挪动屁股都很困难的小笼子。那时的我,不会叫,也不会卖萌,只是歪着脑袋,有点怔怔地望着他们,心里其实是在想:“这三个物种好是奇怪啊:明明都有四条腿的,却只用后边的两条走路。看外表,那高大的,是公的;那大而瘦的,是母的;那个头比较小的,应该是他们的孩子。那公的对那母的不但没有吼叫显威风,反而低声下气。世间万物,不分种类,强者为王,应该呼来呵去,尽显王者威风。可这个强者却温柔之极。可笑啊,可笑。”想到这里,我忍不住笑了起来——当然,狗是不会“哈哈”大笑的,我发出的只是低声哼唧罢了。

可能是我的哼唧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。他们把目光转向了我这里。近距离看清他们的真实面目,我笑的更加放肆了:“他们的脸上竟然光秃秃的,没有一丝毛,但头上却长着很多毛!世间还有比这更可笑的样子吗?”我的一连串不可控制的笑声显然引起了同屋其他狗们的不满——他们一个个大声狂吠起来。在此补充一下,我的其

作者  | 2017-6-25 18:47:16 | 阅读(1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人鬼对话系列 (二)

2015-9-24 15:08:39 阅读29 评论0 242015/09 Sept24

(二)整容

深夜。

“来了?”我一看,知道是前几天来造访的阎王,还是这个面貌,只不过比以前好象白了点,而且脸部还有点浮肿。但不知道如何称呼,只好省了。

“来了。”他点了点头,好像还有点郁闷。

“你老人家似乎比上次白了,而且胖了。”我有点疑惑。

“是啊,嘿嘿—那个啥——嘿嘿,前几天做了个小手术。”他低着头。

“怎么了?没事吧?什么手术?按理说,您老人家百病不生啊?”毕竟算是熟人了,我有点不禁,忙追问。

“唉,不说也罢。”他长叹一声,看了我一眼,见我不再追问,有点意外,只好接着说:“近期因为在下面无聊,于是,有事没事到地面上逛逛,结果时间长了,发现身体竟然一夜不如一夜了。我当时没注意到,后来才发现,你们这里环境污染太厉害了,竟然比我那里还毒气森森。上到人间一次,就等于中毒一次。上次从你那里回我殿堂的时候,还闪了一下腰————好在牛头和马面会点按摩,让他俩给揉了揉,倒也不碍事。但自从你上次说我长的有点黑后,我便回去照了照镜子,发现确实不算太白——当然以你们人类的标准而言。这样下去,我担心没法见人,为了工作,于是—”他期期艾艾,似乎有点难问情,“我,我——我整了容。”

“您老人家整容了?”我有点惊讶。

“是啊。为了更容易接近你们人类,我按照人类的审美标准,在人间找了个医生给处理了一下。”他故作轻松地说。

“结果这个医生是无证经营,以前还是干兽医的,医术不怎么样,我原想整成刘德华,结果他把我整成葛优。”他接着说。

“葛优?不像啊?最多有点冯小刚的轮廓。”我实话实话。

作者  | 2015-9-24 15:08:39 | 阅读(2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彼岸花

2015-9-4 14:11:38 阅读25 评论0 42015/09 Sept4

彼岸花,俗称石蒜,叶子与花从不见面,花开时,叶子就会落下。感之。

我不遗余力的生长

只为迎接你

热烈的开放

那一天

终于到来

我去成殇,随风飘荡

可是,我永不后悔

因为,在腐烂的泥土里

我能闻到你的清香

作者  | 2015-9-4 14:11:38 | 阅读(2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雾中登小珠山

2015-5-4 21:51:52 阅读22 评论0 42015/05 May4

今日因故上小珠山,匆匆而上,旋下山,山脚下回望,想起古人关于小珠山的诗句,有同感,遂作诗一首.

斜雨针密密,

挥手别依依.

山水多少情,

千古有知己.

作者  | 2015-5-4 21:51:52 | 阅读(2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山东省 青岛市 摩羯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记录这个社会,记录这个人生。没错,我是人生旅行者,也是世界旁观者。
 
QQ2825515113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