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家 的博客

本博文均为原创,请斟酌一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记录这个社会,记录这个人生。没错,我是人生旅行者,也是世界旁观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人鬼对话系列 (二)  

2015-09-24 15:08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(二)整容

 

深夜。

“来了?”我一看,知道是前几天来造访的阎王,还是这个面貌,只不过比以前好象白了点,而且脸部还有点浮肿。但不知道如何称呼,只好省了。

“来了。”他点了点头,好像还有点郁闷。

“你老人家似乎比上次白了,而且胖了。”我有点疑惑。

“是啊,嘿嘿—那个啥——嘿嘿,前几天做了个小手术。”他低着头。

“怎么了?没事吧?什么手术?按理说,您老人家百病不生啊?”毕竟算是熟人了,我有点不禁,忙追问。

“唉,不说也罢。”他长叹一声,看了我一眼,见我不再追问,有点意外,只好接着说:“近期因为在下面无聊,于是,有事没事到地面上逛逛,结果时间长了,发现身体竟然一夜不如一夜了。我当时没注意到,后来才发现,你们这里环境污染太厉害了,竟然比我那里还毒气森森。上到人间一次,就等于中毒一次。上次从你那里回我殿堂的时候,还闪了一下腰————好在牛头和马面会点按摩,让他俩给揉了揉,倒也不碍事。但自从你上次说我长的有点黑后,我便回去照了照镜子,发现确实不算太白——当然以你们人类的标准而言。这样下去,我担心没法见人,为了工作,于是—”他期期艾艾,似乎有点难问情,“我,我——我整了容。”

“您老人家整容了?”我有点惊讶。

“是啊。为了更容易接近你们人类,我按照人类的审美标准,在人间找了个医生给处理了一下。”他故作轻松地说。

“结果这个医生是无证经营,以前还是干兽医的,医术不怎么样,我原想整成刘德华,结果他把我整成葛优。”他接着说。

“葛优?不像啊?最多有点冯小刚的轮廓。”我实话实话。

“你这人的优点是诚实,缺点也是诚实。”他有点不乐意。

“其实,你这样也挺好的,很智慧的样子。”我赶紧补充。

“医术不好倒也罢了,结果医德也不行。给我做完手术后,原定是五千元费用,我付钱时,他看我不讲价,便改口说一边脸是五千元,一张脸要一万元。后来看我还不还价,便又改口说是指欧元。我一气之下,便刮一阵阴风,把这家伙吹我那里打扫卫生了。不管吃住,没工资,不发福利和过节费,节假日无休。而且不经我同意,休得轮回。”他这时脸上有点笑容,但因为整完容后,脸上没有消肿,看起来和哭差不多。

我想,这医生也该倒霉,谁让他碰上了这个货真价实的阎王。于是便道:“这世上,不讲信用的多了——您老人家也犯不上和如此小人生气。不过,人间的环境质量差倒是真的,我们吃的,喝的,穿的,连呼吸的空气都有问题。”

我这么一说,他好像找到知音一样:“是啊。前段时间牛头到世上轮回了一次,回地狱后就变得疯疯颠颠的——可能也是中毒了。”

“可能是疯牛病。也是环境问题引起的。”我连忙答话。

他今天好像谈兴颇浓,满脸若有所得的样子,飘到我的眼前,近到甚至能感觉出他身上发出的阵阵冷气来。

“其实,所谓整容,和戴上一张面具差不多。你们人类,何尝不是如此呢?”他看我张口要反驳,连忙摆了摆手,“你敢说你每天都说言由心声的话吗?你说没说过言不由衷的话?做没做过不想做的事?”

我愕然,也默然。

他接着发表他的宏论:“凡间的生活太累,你们很多凡人,看起来很阳光,心却不光明,甚至是黑的,做的很多事情是见不得阳光的。说话办事,都戴着厚厚的面具,有的还戴好多层。只有在黑夜无人处,才会释放自己。”

 “比如你吧,你九岁时偷家里的小麦换油条吃,吃不完还放到屋梁上;你十二岁时逃课,把书包塞到村边的柴草堆里,然后去捉鱼;十四岁迷恋上一个小姑娘,偷偷送给她一把纸扇……”他手里突然多出一个小册子,用手指沾着唾沫,边翻边念。

看他没有停止的样子,我赶紧打住,“您老人家真是太敬业了,这么点事还记在心上。”

“那是那是。”他合上了小册子,“你们做些见不得人的事,以为神不知鬼不觉。其实,只要心中有鬼,就没有我这个地狱之王不知道的。有句话叫,‘人在做,地在看’。”

我赶忙纠正:“是‘人在做,天在看’。”

他有点不悦:“你以为天一直在看?错!人做好事,天在看;人做坏事,地在看,也就是我在看。”

我做出恍然大悟而且很敬佩的样子,“你老人家实在太厉害了,掌管人间一切坏事。”

他向我挥了挥手,“表面上是你小子在夸奖我,其实也是言不由衷。这也是一种面具。”他这么一说,我感到后背一阵阵发冷。

他看我既惊且惧,很有成就感:“面具无处不在,特别是在人间。我之所以整容,也是为了工作需要。”

见我心服口服的样子,他更是开心,拍了拍手,“我要走了,你有什么不解之处,咱们下次再辩论。”说着,他飘过来,要和我握手作别。

我连忙抱拳而立,以示告别:“慢走。不送。”

于是,他又露出似哭似笑的表情,然后冲我挥了挥手,倏忽不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