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家 的博客

本博文均为原创,请斟酌一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记录这个社会,记录这个人生。没错,我是人生旅行者,也是世界旁观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人鬼对话系列(四)  

2016-10-25 22:05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浮士德的烦恼

 

  坐在书桌旁边,习惯性地打开书页,但是,心思却早已远去。像我等书呆子,思考的东西当然是上档次的。比如,今晚,我就思考起善与恶的问题。今天上午,看到两则新闻。一则新闻说的是一个巨富,兴教育,济贫困,想方设法做尽好事。看的我热血沸腾,拍案而起,大叫:“至善矣!”恨不得生子当如此巨富——近可光宗耀祖,远则名垂青史。另一则新闻却是说一个拐卖儿童案。一个家族老老少少大约有近十人,在一两年的时间里,先后拐卖儿童数十名,他们有的负责偷或者拐,有的负责联系买主,有的负责卖,还有的负责转运,造成十多个家庭家不是家,每个家庭简直是度日如年,虽然活在世间,却如人间地狱。

今晚,坐在书桌旁,又想起上午看到的那则拐卖儿童新闻,我不禁怒极,大叫:“行恶至此,天理难容!该杀!该杀!”

“杀与不杀,是你能说了算的吗?”一个声音,突然从一个角落传来。这声音,略带沙哑,且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陌生感。

我忙转过身,看到一个老者,70岁左右,清瘦而长,肤色偏白,脸上带有菜色,穿一身黑色西服,笔直站立在门口,含着笑,目光灼然地望着我。

“你老人家,是不是姓阎,是不是从——”尽管以这种装扮出现在我面前,让我感到有点意外,但是因为有以往的经历,我就觉得是老相识了,于是也笑着指了指地下。

他有点愕然地看着我,然后,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,大笑起来:“NO,NO,NO,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他。我来自——”,他用手向天空方向指了指。

我大吃一惊,如果他来自天上,那不上帝,又能是谁呢?

看到我吃惊的样子,他又笑了,连忙说:“你又想错了,我也不是上帝。天上和地下,神鬼殊途,但却不单单只有阎王和上帝。”

“我们这里地下的主叫阎王,天上的主叫玉皇大帝。”我忙小心纠正。

“名称各异,其实一个。”他解释道。

“您老既然不是上帝,那您是哪位?有何指教?”我一听他不是从地下面上来了,心情顿时放松起来。

“我叫Faust,在你们国家,我应该叫浮士德。曾经拿灵魂和魔鬼靡非斯特作过交换,但最终我却进了天堂。”来人很干脆地说。

“您居然是浮先生,不,不,应该叫您德先生,失敬失敬。久闻德先生当年英雄往事,特别是哥德写出您的人生纪实,说您逛遍三山五岳,阅尽人间繁华,游历天堂地狱。人世间至今仍传颂您的丰功伟绩,真可恨没能一暏您尊容,没想到今天在此相遇,何其幸也!”我惊喜交加,虽然极力掩饰自己的崇拜之情,但话语之间却拍意四起,奉承之词油然而生。要知道,我非追星族,但却有十足的英雄情节,对于这样敢于冒险,最终功成名就、飞天而去的英雄,当然心存十二分的仰慕之意。

“谬赞谬赞,过奖过奖。”他看我拍的起劲,虽然话语间表示反对,但看其表情,却是受用之极。

“以往地下的阎先生来过寒舍几次,每次都有不一样的尊容,因此,把你错当他了,还望见谅。”我连忙解释,接着话锋一转,“您老不远万里,从天堂来到人间,一定是有什么事吧?如用得着在下的,定当尽力而为。”

“听堂主——也就是我们天堂的主人——说你是爽快人,有什么想法可以和你聊聊。因此,我有一事相求——”他向我走近一步,警惕地向周围看了看,又压低嗓门,悄悄问我:“有没有,额,有没有不加黄油的蛋糕?”

“蛋糕?不加黄油的?”我让他问的莫名其妙,怔怔地望着他,不知如何回答。

“就是蛋糕,只要不加黄油就行,法式的、意式的都可,当然,德式的更好,你知道,我从小生长在德国,相对而言,还是更喜欢德式面包。”他有点惊恐地向四周望了一望,加了一句:“甚至你们中国人做的蛋糕也行,即便不小心放上点地沟油也可以,但是,千万别加黄油啊。”

“可,可是,浮先生,您从天堂来到人间,不是为了查看民情,不是为了心灵滋养,而只是为了吃块面包,一块不加黄油的面包?”我这时似乎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,但却是更好奇了。

看我一脸不解其意的样子,他原来的笑容没有了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抽泣起来,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,说的话甚至都有点断断续续:“说来话长啊。先生可曾有时间听我牢骚?”

“没有过不去的坎,德先生不必难过。您别急,对您的事,我会洗耳恭听。”我忙递给他一杯清茶。

浮士德接过清茶,放在鼻子边深深吸了一下,很享受的样子闭上了眼睛,过了好长一会,才睁开眼,情绪也平定下来,告诉我一个不得不说的秘密。

“您知道,当年我也曾满腹经纶,盛名之下,却对长期的生活状态感到迷茫和不满。思想的线索已经断头,知识也久已使我作呕。人要是迷茫和苦恼到极处,是要出问题的。后来的我,正如歌德所写的那样:我当时想到了自杀。正在我准备如何自杀,来摆脱这无聊的世界的时候,我耳边响起复活节的音乐,我想起了少年时期的美好生活。生活还是有美好之处的,于是我放弃了自杀。” 

“这时,靡非斯特来到我跟前,他让我与他签署了一份协议:靡非斯特将满足我生前的所有要求,但是将在我死后拿走我的灵魂作为交换。借助摩非斯特的帮助,久居书斋的我开始了世俗生活,找到了爱情,也失去了爱情;找到了权势,也失去了权势;追求美与善,也迷失于美与善。”说到这里,浮士德轻轻啜了一口茶,轻轻说:“这茶不错,是北泥那个地方产的茶吧?比天堂里不加糖的咖啡都好喝多了。”他接着往下讲。

“最终的结果你可能也知道了,有一天,我想移山填海,造福人类。但在填海过程中,需要将一对老夫妇搬迁,这对老夫妇不肯。墨菲斯托便派人捣毁了他们的家门,放火烧了他们的小屋、教堂和森林,两个老人也被吓死。因为这事,我陷入无尽的忧愁之中,最终双目失明。墨菲斯托召来死灵,为我挖掘墓穴,听到锄头的声音,我以为这是前来移山填海的民众,顿时,我似乎走在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上,大海变良田、人民安居乐业的新生活就要到来了!于是,我心满意足,倒地而死。”

“墨菲斯托正要拿走我的灵魂,天上的光明圣母却派来一群天使,墨菲斯托被天使们的美貌迷住,忘离守护的职责。英雄难过美人关,即使是魔鬼,也难过美人关。天使们趁机抢走我的灵魂,生拉硬扯把我弄到天堂。”

“于是,你在天堂过上了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。”我一脸羡慕的说。

浮士德看我羡慕的样子,不禁苦笑:“天堂里的众神,都是大善人,都品德高尚,以奉献自己、为他人服务为荣。所以,我们那里的众神,都时时刻刻窥视着其他神,想方设法去发现别的神的需求,以便满足自己服务他人的需要。所以,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隐私、没有自我的世界。”

“更可怕的是,我们吃饭都是不用自己动手的,都是别的神给喂到嘴里的。”他此时有点着急上火。

“那不好吗?别人动手,丰衣足食。这才是天堂生活啊。”我仍是一脸羡慕。

“这样原本是挺好的。可惜,每位神,都以自己认为的善为善,以自己认为的恶为恶。也就是说,善与恶的标准是由自己来决定的。而每个人的标准是不同的。”他继续说。

“也就是说,由于每个人的善与恶的标准是不同的。在一个人的心中认为的善,可能是另一个人眼中的恶。所以,每个人都在追求善,实际上离真正的善与恶可能越来越远。”我陷入沉思。

“是的。正如你刚才说拐卖儿童的人该杀一样。你怎么知道那些拐卖儿童的人,不认为正在做一些善事呢?比如,给没有孩子、想要孩子的家庭送去幸福,对这样的家庭,他们认为,这样的恶何尝不是一种善呢?比如,那些捐献家产的大善人,如何知道他们不是在沽名钓誉呢?”他接着我的话题说。

“有道理,我们这里确实也存在这样的问题,比如,我们经常提到为民众服务,可是,服务的内容,都是我们自己认为的服务,却不是民众真正需要的服务,我们费尽心思服务完了,民众‘被服务’了,彼此却没有享受到服务的快乐。”我说。

“对。这就叫强奸民意。”他一针见血地说。

“那人世间就没有善与恶的最终标准了吗?难道你认为那些拐卖儿童的人,就没法去判定善恶了吗?”我不禁糊涂起来。

“有的。善与恶的标准,在人的本心。本心非初心,此心非彼心。”他继续说,“人间有强奸民意,天堂有强奸神意。我们都是彼此喂饭。可是,别人送到你嘴里的东西,不是你想吃的,而是他认为你想吃的。你尽管不想吃,可是为了照顾别人的心情,还要吃下去,而且要装出一副享受的样子吃下去,你说累不累?你说苦不苦?”

这时,他的声音激昂起来,“我喜欢吃德式面包,但我最讨厌面包里放黄油。可是,其他的神,认为只有面包里放黄油,才算是真正的面包,才算是善行,才算是尽心为别人服务。于是,每次吃饭,对我而言,简直就是一场苦刑。吃进去后,还要跑到洗手间吐个昏天暗地。”

“怪不得您脸有菜色。”我不禁同情起他来。

“天堂里的神,不仅我营养不良,其他的神也面黄肌瘦,也因为自己的善行,因为自己为他人奉献的品德,而把天堂搞的如同收容所。就在昨天,有一个大天使,因为身体羸弱,竟然在别人喂他吃饭时,饿倒在地。”

我听得如此可笑,忍不住笑起来。浮士德却一脸严肃望着我,我忙忍住笑意,向他抱歉的点了一下头。

“你知道如今为什么人间魔鬼多天使少了?”不待我回答,他接着自问自答,“还不是因为天堂里的天使们身体瘦弱,连翅膀也举不起来了,更不能飞到人间来。所以人间里,多是坏人当道,魔鬼作乱。”

“没想到天堂里,这样一派祥和之地,一个道德高地,竟然有如此不得不说的烦恼。”我附和道,然后接着说:“我这里倒是有一些中国食品,叫开心馒头,块头不小,用牛奶、白糖、南瓜和面粉蒸出来的。这个倒没放黄油,相当于天堂里不加黄油的面包。您如果不嫌弃,倒可以尝尝。”我边说边从橱柜里端出一个盘子,盘子里放着两个朋友刚送来开心馒头。

浮士德一见这个黄澄澄的馒头,两眼放光,如同一个守财奴发现了一块金子一样,身子一纵,便抢到我的跟前,撕下一块馒头便往嘴里放,还没有嚼两下便生生地咽下去。只这一下,便把他给噎住了,他瞪着两眼,嘴里含糊不清地嚷着,一只手端着盘子,另一只手则不停指着自己的脖子。

我连忙把一杯茶端给他,他抢过来,一仰脖子,便灌了下去。

好一会,他才慢慢缓过劲来。兴奋而满意地望着我,连说:“好吃,好吃。”接着,又大口吃起来。

不一会,一个超级大的开心馒头,就让他给吃光了。浮士德打着饱嗝,一脸幸福地回味着。然后,快乐地望着我,问:“如此好的东西下肚,胜如天堂。先生,我应该怎么感谢你的款待?”

“这只是基本的待客之道,何来感谢之词。”我表示推辞。

“不,先生,我们是品德高尚的人,受到别人的礼遇,自当回报。否则,你让我的品德受到损失了。对你的报答,我坚持。”他很是坚决。

看他将这个馒头的感谢上升到品德层次了,我不敢怠慢。只好说:“近期我有一些拆迁工作,但一直没有行动。你能否给我找找熟悉此项工作的人?”

“没问题,我请墨菲斯托来帮你吧。他是拆迁老手,下手快,并且没有道德的约束,包你满意。”他爽快地答应了。

“墨菲斯托?就是和你打赌的那个魔鬼?不不不,我个人觉得,额,个人觉得他来这里不太合适。”我刚要表示反对。

“就这么定了,墨菲斯托最适合你们这项工作了。天不早了,我也要回天堂了。”他不等我说完,转身就要走。

刚走出门口,他猛然转过身来,说:“请先生不要将我来这里消费的消息告诉任何人,特别是天堂里的任何一位神,否则,他们会来这里把你吃穷的。”

他看了一眼,突然有点不好意思,期期艾艾地问:“还有一件事,能答应我吗?”

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他毅然决然地说:“我,我能否把另一个馒头打包带走?”

说过,他抢过我盘子里的馒头。转身退向问口,此时,他身上突然泛起一阵淡淡的白光,白光越变越强烈,然后,他向我挥了挥手,最终,他消失在白光中。

 

于是,人间少了一个开心馒头,天堂多了一个不加黄油的面包。

 

(2016年10月25日晚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